doris

[杂谈]从借梗到抄袭

恩桑:

*画与文同。

*转发请随手挂智障。

*抄袭者请端正态度给原作者道歉。

*随便喷人抄袭者请给别人道歉。




首先,不是所有的借梗都叫抄袭。


在这里,想说的并不是“梗就那么多,谁都可以用”这个观点。当然,这个观点也没错,烂梗那么多,拼的都是叙事手法和文笔。


版权也好,原创性也好,都是属于现代的词汇。


所谓现代,是资本主义全球扩张之后,与中世纪有所区分概念,而且特指西方的情况,不要扯到亚洲谢谢。别一提到资本主义就想到“每个毛孔里都留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这话被断章取义也真是够了,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一种生产方式,中性词,不带褒贬。


当知识也可以创造财富的时候,版权就开始显得重要起来,这就是重视私人财产的资本主义社会让人意识到的东西。记住一句话,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后面要用。


换句话说,前现代的世界里,文学艺术的创作没有抄袭的概念。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西方的。我们读《古兰经》的时候会发现里面的故事《圣经》也出现过,《古兰经》里的易卜拉欣就是《圣经》里的亚伯拉罕。还有,这两本宗教经典,都不是某一个人在一段固定的时间里写成的,它们的创作,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多数不知名的人参与其中,故事的相似性,并不妨碍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挑起一方宗教信仰的大梁。


第二个是中国的。说说《水浒传》,我知道,中学的文学常识里,老师教我们它的作者是施耐庵,也有说是施耐庵和罗贯中合写的。但是很遗憾,《水浒传》里面的故事,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脑洞,他们顶多算一个汇编者。这些故事来源于民间,来源于市井,来源于人与人之间的口耳相传。


所以,就像你永远无法跟一个人没见过柠檬的人说柠檬派是什么味道,在一个没有版权概念的时代,也谈不上抄袭。


其次,就算是借梗,也不一定是抄袭。


文学里面有个概念叫“戏仿”,也叫“戏拟”,英文写作“parody”。概念就不放了,为了方便说明,同样举两个例子吧。


第一个是西方的。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是对荷马史诗《奥德赛》的戏仿。尤利西斯的一天,与奥德赛的经历完全能够对应起来,然后,他们都是很多心有野马者心中的流浪英雄。


第二个是中国的。《大话西游》是对《西游记》的戏仿。什么?你说《大话西游》不是小说?我好像也没有说“戏仿”只出现在小说里。《大话西游》是很好的作品,导演解构了取经之前的孙悟空,尝试着去解说一个目无规则的野猴子怎样觉悟成了一位心有信仰的修行者,他做得很好。


那么,戏仿的目的是什么呢?讽刺和致敬经典。记住这个说辞,后面要用。


然后,我们来说说标题,从借梗到抄袭。


在说之前,先问自己两个问题:第一,我是不是前现代的人;第二,我是不是在讽刺和致敬经典?如果不是,那就把手指稍微抬离键盘,问问自己有没有抄袭。


按照俄国形式主义的说法,任何的民间故事,都可以用几块标签几条剪头写出个大纲,那也就是说,梗都是相同的,主角的名字不一样而已。但是,俄国形式主义并没有风光几年,不外乎文学创作这种东西,形式之外的,才是文学。


因此,


绝!对!没!有!任!何!借!口!去!抄!袭!


写毕业论文的时候一定会签署一项声明,表明自己不曾盗用别人的劳动成果,别跟我扯天下文章一大抄,之所以抄,是因为缺乏独立完成学术研究的能力,也没有静下心来看文献的耐心。


记住,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不要以为原作者没有用自己的作品盈利就去借鉴,不要以为原作品只是网络小说或者同人小说就担不起原创性的尊严。别跟我扯“作者已死”,这句话在说,作品一旦被创造出来,它的作者就不再有解释权,而不是说可以随便抄。


当我们在谈论讽刺和致敬的时候,请一定要让别人能够准确感知我们是在戏仿哪一部作品,而不是尽力掩藏自己在抄袭的卑劣行径。另外,讽刺和致敬永远不是抄袭的理由,如果你喜欢某一部作品,某一个作者,会画画就画插图,不会画画就写长评,请不要把他的故事用你的话再讲一遍,他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而不是敬仰。


然后,不要随便给别人扣顶抄袭的帽子。


当代文学圈里有一句高端黑的名言,叫“不懂翻译就不知道什么叫中国当代文学”。是,不能否认当代很大一批作家的风格像极了博尔赫斯和马尔克斯,但是他们笔下的故土、饥饿、忧虑与政治恐慌却是前两者所不具备的,所以莫言可以拿诺贝尔就这么简单。


抄袭在写手圈里是一条判死刑的大罪,在指证别人抄袭之前,请列举足够的证据,当证据不足的时候,不要凭借内心可笑的意难平就去诋毁一位作者,当证据足够的时候,被指证的人请端正态度好好道歉。不要说“梗就这么多,谁都可以用”,当你内心涌现这句话的时候,阅读并背诵此文全文。


最后,不要因为怕被指责就不敢写。


没有什么文学作品具有绝对的原创性。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连文字都不是我们创造的,我们怎么能说文学是原创的呢?在遣词造句的时候,梳理文章结构的时候,选择叙事视角的时候,我们玩过的,都是别人已经玩过的东西。世界太老了,我们生得不是时候,但我们之所以觉得这些东西习以为常,就是因为它们曾经改变世界。


所以,甩开膀子写。如果谁提醒你抄袭了,你就去看看别人怎么说的,如果确有其事,就好好道歉删文;如果一场误会,就好好解释自己的灵感来源;如果他肆意喷你,你就喷回去教他做人。



《布达佩斯大饭店》里有一句恩桑非常喜欢的话,There are still faint glimmers of civilization left in this barbaric slaughter house that was once know as humanities.(在这个野蛮的集中营里仍有文明遗留的微光,那是我们所知的名为“人性”的东西) 那么,最后允许我做一个拙劣的模仿:在这个抄袭成风的圈子里仍有智慧的尊严,那是被我们称作原创的东西。



恩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见不得性格可爱的姑娘受欺负,这篇文对事不对人所以也不想挂人。






那么,谨以此文献给被恶意喷过的w太太 @Wendyjae 和性格可爱却受了欺负的土豆 @擂文 。


顺便,所有抄袭者,阅读并背诵全文。


转发请随手挂智障,教他做人。


想骂我的,你就写文吧。